《周处除三害》到底爽不爽?

2024-03-26 21:04:16 头条 阅读: 来源:新视觉影视

《周处除三害》到底爽不爽?   自3月1日公映以来,截至3月12日,黄精甫导演的《周处除三害》已在大陆拿下超过4亿元高票房。这部

《周处除三害》到底爽不爽?

  自3月1日公映以来,截至3月12日,黄精甫导演的《周处除三害》已在大陆拿下超过4亿元高票房。这部电影去年曾在台湾地区上映,当时的票房为4700万台币(约合人民币1000万元),而今大陆票房已翻了40倍之多,一时间成为台湾电影中的“现象级”。

  主角阮经天凭借这部电影多次登上热搜,连他在影片中吃过的炸猪排便当,戴过的小猪卡通手表,都在网络上爆红。

套拍了一个“周处除三害”故事

  电影很聪明地借用了历史上“周处除三害”的典故,不妨让我们先来复习一下原型故事。

  据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载:“周处年少时,凶强侠气,为乡里所患。又义兴水中有蛟,山中有白额虎,并皆暴犯百姓。义兴人谓为‘三横’,而处尤剧。或说处杀虎斩蛟,实冀三横唯余其一。处即刺杀虎,又入水击蛟。蛟或浮或没,行数十里,处与之俱。经三日三夜。乡里皆谓已死,更相庆。竟杀蛟而出,闻里人相庆,始知为人情所患,有自改意。”

  大致意思是村里有恶龙、白额虎、周处三大祸害,乡人就撺掇周处去屠龙斩虎。周处跟这俩祸害搏斗三天三夜,乡人以为他们同归于尽了,开始吃席庆祝——周处回来正看到这一幕,才知道原来自己不是降龙伏虎的大英雄,而是真正的祸害,由此悔过自新。

  用今天的话说,《周处除三害》是一个带有反转的悬疑故事,大英雄其实是大祸害,这颠覆自信的一幕,犹如醍醐灌顶,促使周处悔过。

上图:宣传方放出“除晦气,除霉运,除小人”这样的宣传语句。

  电影借用这个典故,套拍了一个当代周处除三害的故事:阮经天饰演的“陈桂林”,为替自己的黑老大出头,杀了对方帮派的黑老大,被警方通缉。逃亡时,他从江湖医生口中得知自己罹患肺癌命不久矣,准备去自首,却在派出所的通缉栏里看到了比他排名更前的两个通缉犯画像:榜一大哥“林禄和”,榜二大哥“香港仔”,都是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之徒。

  陈桂林一看,心生一计——自己虽然排名居后,但要是干掉榜一榜二,不就成了大英雄?再给自己双手戴上“银手链”,必定死前留名。“没人记得三害里的另外两个,大家都只会记住周处”。

  打定主意,陈桂林就踏上了追杀榜一榜二大哥的“杀人公路”。

  “不要叫我桂林仔,我有名有姓,叫做陈桂林。”

  《周处除三害》爆火后,大家纷纷分析它高票房的原因,春节后贺岁档电影后劲疲软是其中之一。整个3月,虽然上映的电影多达34部,但大部分是文艺片、纪录片,还有贺岁档撤逃后重映的《红毯先生》《我们一起摇太阳》等,《周处除三害》这样的商业类型片不多,因此给了它成为“黑马”的空间。

  坊间传说,这部电影进入大陆是通过“北京星光联盟影业”,后者以2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50万元)买断版权,因此票房再高,都与制片方没有关系,分不到一毛钱。对此,《周处除三害》的监制李烈近日对台湾媒体予以否认。她说,电影并没有卖断版权,而是“以保底分账的方式互惠”,并表示“投资人能赚到钱真的很开心”。

  李烈没有透露具体分账数字,但如果按照引进片25%的分账比例来算,制片方最多能获得大约1亿元的分账。当然,具体分账中可能还有保底数额要扣除,但起码并不是“分不到一毛钱”。相对于仅1000多万元的制作成本来说,回报相当可观。

上图:“榜一大哥”擅长洗脑术,男主一度中招。

“爽片”背后的人物原型

  成为票房“黑马”,不仅仅是因为贺岁档之后没有有力的竞争对手,更是因为《周处除三害》是一部“爽片”。宣传方也非常清楚这个卖点,早在上映之初,就官方认定,在预告片里突出了“枪枪爆头”场面,并放出“除晦气,除霉运,除小人”这样的宣传语句,主打一个“大银幕很少有这种爽片”的气势。

  电影里,三个男主角人设简单,追杀式的公路片情节又很直白,这都很符合一部“爽片”的要素——直截了当,不需要那么多复杂的意义,手起刀落,你敢碰我的狗,我就要取你狗命——好莱坞的《疾速追杀》就是这样拍了四部,观众仍然乐此不疲。

  电影里,阮经天对邪教众人“枪枪爆头”的一幕,被观众津津乐道。不过这一段,阮经天说当时拍得颇为辛苦,“不是戏给的压力,而是当(陈桂林)这个人的压力”。和他搭戏的陈以文被导演安排了一个任务:如果看到阮经天入戏太深,状态不对,就赶紧喊停。最终,曾以电影《艋舺》获得金马奖影帝的阮经天还是把这一幕顺利完成了,向观众传达出浓郁的癫狂气质。

  阮经天饰演的陈桂林,其实有原型人物——他就是绰号“神经刘”的台湾“竹联帮”冷面杀手刘焕荣。阮经天演戏之前看了很多刘焕荣当年的资料,最难忘的就是他最后“高举双手那一幕”。

  刘焕荣童年时在眷村长大,由于经常被人欺负,不得已混了黑帮。1979年11月是他人生的转折点——在和别的帮派械斗时,他操起西瓜刀砍死了对方的老大,因此入狱。出狱后,他加入“竹联帮”,开始了杀手生涯,并很快因为下手狠、一连干掉几个黑老大而闻名江湖——台中“大湖帮”黑老大廖龙辉每次出门都带很多替身,多次躲过暗杀,人称“九命怪猫”,但刘焕荣跟踪他足足三个月,最终在他与情人约会时下手。那天,刘买了鸭脖和啤酒,在楼下边吃边等,杀完人,继续吃喝。冷面杀手的外号传出以后,他更是肆无忌惮,曾经像电影里一样,在黑帮老大的追悼会上直接开枪杀人,几个帮派的几百个小弟围观,竟然无人敢追。他去赌场讨债,身背炸药包,径直坐到钱堆上,不给他就要同归于尽。

  就这样,刘焕荣一再犯下大案,直接把自己搞成了台湾十大枪击要犯榜一大哥——跟电影里的“榜三”不同。逃亡时,刘焕荣却屡有出人意料的善举,比如他会在矿难发生时将自己的全部钱财捐给遇难者家属,甚至还会去抢劫赌场,把抢来的钱送给孤儿院修建屋舍。以至于后来刘焕荣落入法网,1991年被判处死刑时,台湾地区还有不少民众自发为他求情,觉得他杀的都是恶人,应该给其一条生路。不过,1993年时刘焕荣已被执行死刑。

  在生命的终点,他幡然悔悟,请求见一见母亲,并且留下一句话:“黑道没有英雄,警界才有英雄。”

  《周处除三害》的英文片名叫:The Pig, the Snake, and the Pigeon。猪、蛇、鸽子,是佛教中贪、嗔、痴的象征——贪爱五欲,是为鸽;嗔恚无忍,是为蛇;愚痴无明,是为猪。电影借三种动物来喻三个主角,一个贪图教众钱财,一个暴戾无边随手折磨身边小弟与女人,还有一个就是阮经天饰演的陈桂林,戴着小猪手表,一度被邪教洗脑,愚痴无明。

上图:陈桂林如果不是被通缉,他和小美可能会缠缠绵绵走天涯。

  陈桂林的愚痴无明还体现在,他去消灭榜一榜二,主要是为了扬名立万,改过自新只是附带价值。他想成为周处,不是原始典故中的幡然醒悟,而是想借此留名千古。

  电影里除了“爽片”常见的干脆利落的打斗场面,还增加了一些荒诞的喜剧元素。比如新闻中播报有运钞车掉落现金,遭到民众哄抢,主持人提醒观众:捡到现金不还也会构成犯罪,希望大家可以自行到就近派出所“自首”归还。于是,当逃亡中的陈桂林想要去派出所投案时,却发现,“自首”的人群排起长队,人挤人争先恐后,很有点荒诞的感觉。

  有人批评电影过于血腥暴力,认为爽到的人骨子里很阴暗,很嗜血——但不管是除暴安良,还是以暴制暴,“暴力美学”都是电影里常见的元素。如果为电影里的暴力美学鼓掌,就能和现实中的不道德、犯罪画等号的话,这种逻辑本身才显得很阴暗。

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

  不过,《周处除三害》虽然确实是一部“爽片”,但对于另一些观众来说,它其实也没有那么“爽”——爽片有爽片的玩法,爽在逻辑统一,爽在干脆利落,爽在推陈出新——而《周处除三害》在这三点上都存在显著的失误。

  先说逻辑统一。电影里的周处陈桂林,灭榜一榜二主要是为了扬名立万——这个无脑设定本来是挺符合黑帮小弟有限的认知水平的——但是可惜,越往后越偏向“上价值”,到了最后变成阮经天对奶奶去世而自己未尽孝道的无限愧疚,对着卡通手表迎风落泪。奔着快意恩仇而来的观众,强行被上了一节家庭伦理课。

  再说干脆利落。陈桂林手刃黑帮的时候挺干脆,但是半路上对榜一大哥的女人“小美”出手救风尘就有点画蛇添足——都什么年代了,男性导演还惦记着给失足妇女救风尘?甚至到了片尾还要让失足妇女去给阮经天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,就差没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了。不但要救风尘,还要浪子回头金不换,观众感觉像是突然串戏到了爱情片。

  再说推陈出新。追杀黑帮老大的“公路片”形式早就屡见不鲜,日本导演北野武镜头下多的是这样的暴力美学。即使是对邪教爆头那一段,“枪枪爆头”这种处理方式,也已经泛滥像商场电梯音乐一样,丝毫不能给人带来任何新鲜感。

上图:“榜二大哥”作奸犯科,与“榜一大哥”相比,坏得一目了然。

  早于1997年黑泽清导演的《X圣治》,还有2012年三池崇史导演的《恶之教典》、2014年《要听神明的话》——都有集体洗脑,都有邪典屠杀的情节。论创意,《周处除三害》还比不上。论尺度,韩国早就有一大堆大尺度虐杀电影,《亲切的金子》《老师的恩惠》,相似的类型拍了几十年,早就炉火纯青。非要跟台湾省比的话,去年吴慷仁、林心如主演的台剧《模仿犯》尺度也不小,也比周处刺激。再往前,程伟豪执导、许玮宁主演的《目击者》,斩手斩脚把人做成人彘,尺度不是一般的大。非要说《周处除三害》尺度大,只会显得自己阅片量少。

  纯粹的“一言不合就开枪”的血浆片,美国则有大把:《你是下一个》《准备好了没》,虐杀系电影,只图一个爽。《周处除三害》里也有和这些血浆片类似的逻辑硬伤,比如李李仁饰演的刑警在片中一会儿丢个眼睛一会儿丢条腿,显得有点弱,连大哥们都好像不堪一击——榜二大哥随随便便就挂了,榜一大哥有能耐掌控一个邪教、笼络无数人心,身为前贩毒党居然连个武器库都没有,就眼睁睁看着阮经天一把卡壳枪扫遍全球……奥特曼要打小怪兽,金刚要大战哥斯拉,对手一弱,爽片就显得不那么爽了。而且,黄精甫导演是香港人,电影里杀榜二的时候很有港片风,杀榜一的时候又突然转变成荒诞cult邪典风,整体感觉也有点“缝合怪”——其实电影里的卡通手表也是类型片常见的“道具”:《钢铁侠3》里,小罗伯特·唐尼也有一块。用童真来反衬杀手,同样也不新鲜了。

  电影里的“小美”,就像她的妈妈辈叫“淑珍”一样,听起来都很像一个符号。小美的妈妈曾经被榜二大哥救出另一个男人的魔爪,于是跟了榜二大哥,替他顶罪坐牢。她并不知道监狱外,女儿接替了自己的位子,变成榜二大哥的性奴。对这种“才出狼窝又入虎穴”的女性命运,电影里看起来好像是同情的。可是等到陈桂林杀了榜二大哥,大哥的女人小美又开始对他动情,如果不是他被通缉,两人可能会缠缠绵绵走天涯——本来这种代代相传的圣母心女性悲剧应该是震慑观众,引起反思的,结果却被电影里拿来煽情,变成救风尘,变成浪子回头金不换——这就显得价值观上有点前后矛盾了。

  归根结底,《周处除三害》还是一个商业类型片,有它的优势,也有它的缺点。有点“爽”,又不是那么“爽”。记者|阙政

我要吐槽

首页

电影

剧集

综艺

动漫